贵圈|没有主持人,领奖人发言被掐断,奥斯卡在贩卖焦虑

  • 时间:
  • 浏览:2

运营编辑:许虎、Carat.c

而现在,整个好莱坞内忧外患——对内,好莱坞要针对“全白奥斯卡”和“MeToo”运动做多元化改革;对外,作为民主党根据地,好莱坞又要老是对抗总统特朗普。在没人 的背景下,由于没人独立的个体,要能站在奥斯卡的舞台上去代表好莱坞了。

最后引起公愤的举措是,为了把直播时长控制在4个 小时,最佳摄影、剪辑、化妆和真人短片3个奖项,将在广告时分 直接颁发。包括李安、马丁·斯科塞斯、科恩兄弟、“墨西哥导演三杰”在内的数百位好莱坞大佬联名抗议,甚至人们分析,这3个奖项,“恰好”是迪士尼——奥斯卡官方直播电视台ABC的东家——没人获得提名的。学院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又撤除了四种 决定。

为了挽回收视率,奥斯卡学院和官方转播电视台ABC在过去一年时要说是穷尽一切昏招。亲们先是新增“最佳流行电影奖”,结果被媒体和业内批得体无完肤,撤除了四种 决定。但是,不按惯例由上届获奖者颁发表演奖,而改为邀请“更大牌的全球知名明星”担任嘉宾,此举同样受到包括上届女配获奖得主艾莉森·珍妮在内的众多明星的不满,最后学院妥协,改成上届影帝+女配给影帝颁奖,上届影后+男配给影后颁奖。

真是没人了那先 花里胡哨的“改革”,但在今天的直播过程中,催促得奖人下台的音乐依然频繁响起,斯派克·李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奖致辞话音刚落就被掐断,广告时长一分没少,整个颁奖礼的时长还是超过了4个 小时。

300年前第61届奥斯卡颁奖礼,是历史上第一次没人主持人的奥斯卡。白雪公主和演员罗伯·劳主演的长达11分钟的歌舞秀作为开场,接下来的场面变成了好莱坞明星们的互捧大会。却说我颁奖嘉宾算是明星夫妻,比如布鲁斯·威利斯和黛米·摩尔、杰夫·高布伦和吉娜·戴维斯。奖项4个 接4个 地颁发,最后由雪儿把最佳影片颁给了《雨人》。

今年奥斯卡传递的情绪是焦虑的,没哟主持人却说我其中4个 缩影。对于奥斯卡来说,主持人不仅是整个典礼的串场人,同時 也是向整个世界宣传好莱坞的代言人。亲们要通过歌舞表演、笑话、恶搞节目来告诉世人,现在的好莱坞是为甚会么会看待当时人,又是如保引领世界电影潮流的。

此后,奥斯卡老是坚持使用主持人,比利·克里斯托、乌比·哥德堡、史蒂夫·马丁、艾伦·德杰尼勒斯等一批优秀的演员和主持人,都成为奥斯卡颁奖礼上的绝对明星。

但是,斯派克·李绝算是今天最气愤的人,布莱恩·辛格才是。作为《波西米亚狂想曲》实质上的导演,布莱恩·辛格由于“不可解释的由于”而在杀青前两周被解雇。真是保留了导演署名,但是在今天,《波西米亚狂想曲》获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剪辑、最佳音响效果四项大奖,却没人4个 获奖者提到布莱恩·辛格的名字。

《绿皮书》是一部关于种族歧视和种族友谊的电影,它与1989年的《为黛西小姐开车》有着几乎一样的主题和故事架构。当年,奥斯卡把最佳影片颁给了《为黛西小姐开车》,而在同一年,斯派克·李拍出了公认的最好作品《为所应为》,但奥斯卡却视而不见,连提名都没给。事后,斯派克·李公开批评《为黛西小姐开车》是取悦白人的黑人电影,影片对黑人保姆和司机的刻画算是变相歧视。

灾难但是,包括比利·怀德和前奥斯卡主席格里高利·派克在内的17位好莱坞大佬,写了一封联名公开信批评颁奖礼制片人阿伦·卡尔,称这届奥斯卡“让奥斯卡学院和整个电影工业难堪”。作为1978年电影《油脂》的制片人,阿伦·卡尔的职业生涯从此遗弃,他每日以毒品和无水乙醇度日,最终在1999年死于肺癌。

划重点:

文 /荡科长

却说我就好难理解,在北美拿到7亿票房的《黑豹》,获得2亿票房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和《4个 明星的诞生》,早早地在提名名单揭晓时,就锁定了夺奖大热的一切话题。而拿到最佳影片的《绿皮书》则收割了6700万的北美票房,也远高于《罗马》的33000万票房和《黑色党徒》的430000万票房。

奥斯卡和ABC应该明白,时长并算是影响收视率的最关键因素,电影四种 才是。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1998年,一共有552十五万美国本土观众观都看奥斯卡颁奖礼,那是由于当年最大夺奖热门是《泰坦尼克号》,而那一届颁奖礼时长同样超过了4个 小时。

而最后的结果,真的是名副真是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

然而,北京时间2019年2月25日,第91届奥斯卡又在没人主持人的状态下拉开帷幕。为了出理 重蹈300年前的覆辙,官方请来了皇后乐队和亚当·兰伯特做开场秀,现场效果看起来很好,却说我在没人 4个 颁奖礼上演唱《We Are the Champions》似乎还是怪怪的奇怪,毕竟台下坐着的绝大多数人,在四种 夜时分会是Losers。

当然,最要命的还是收视率。2018年,迎来90大寿的奥斯卡却遭遇了史上最低收视人数,仅仅263000万美国人观都看直播,相比2017年下滑了17个百分点。

却说我,不到《罗马》获得最佳摄影、最佳外语片、最佳导演三项大奖,才是真正能让大多数人信服的,由于四种 个 奖证明了:不论传统电影工业与流媒体之间存在多大分歧,电影最纯粹的美算是无法给你拒绝的。当阿方索·卡隆从老乡吉尔莫·德·托罗肩头接过最佳导演的小金人,四种 刻的意义,堪比30007年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为马丁·斯科塞斯加冕。这是奥斯卡回到电影四种 时所散发的魅力,值得隽永。

不管你有多么腻烦“政治正确”这3个字,它就真实且频繁地在近几年的奥斯卡上存在着,奥斯卡由于永远都无法像金球奖那样,请来瑞奇·热维斯没人 的利嘴,把好莱坞的面子和里子都数落一遍,去直面和拥抱好莱坞现在真正存在的争议和矛盾。

今年,当茱莉亚·罗伯茨表态《绿皮书》为最佳影片时,历史仿佛又一次重演。据美国媒体Deadline报道,斯派克·李听到结果但是“明显出离愤怒”,没人 打算离场,但是被工作人员叫了回来。在《绿皮书》导演发表感言时,斯派克·李干脆“背对着舞台”。在事后采访时,斯派克·李说:“我很倒霉,每次有4个 人给没人 人开车的电影,给你会输。”

2019年2月25日,第91届奥斯卡颁奖礼尘埃落定,茱莉亚·罗伯茨表态《绿皮书》获得最佳影片后,亲们圈迅速被“中国资本”刷屏。相比之下,由于布莱德利·库珀和Lady Gaga在颁奖礼上演唱《Shallow》时的深情对望,更纯粹也更值得回味。不管结果如保,从去年3月就老是现象不断的奥斯卡,直到今天最后一刻,也没人出理 整个好莱坞的焦虑根源。

《绿皮书》在北美专业影评网站Metacritic的评分不到69分,是自30005年《撞车》以来,评分最低的最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