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组建公司倒卖个人信息1600余万条获利百万

  • 时间:
  • 浏览:1

在此期间,员工邵某看一遍卖另一方信息赚钱快,便想同徐燕琴合开公司。新公司开张后,邵某负责公司日常管理,童兆平则负责通过邮件发送信息。

上班过程中发现“商机”

仅仅做了一1个 星期,徐燕琴发现什么都有公司对软件没人兴趣,反而直接向徐燕琴购买另一方信息。于是,徐燕琴决定改为直接售卖另一方信息,并开使组建公司团队。减慢,邵某、周某、叶某等人加入了进来。公司成立后,徐燕琴怕员工不懂推销,精心准备了话术单,向亲戚亲戚朋友讲授沟通及销售技巧。为了让客户满意,徐燕琴利用网络对下载的电话号码进行检测,剔除空号、停机等情况,以提高信息的“含金量”。

经查,自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徐燕琴等人通过使用付费软件或向他人购买的法律法律依据,通过互联网非法获取公民另一方信息。但是,徐燕琴雇用他人通过拨打客户电话的法律法律依据出售公民另一方信息11000多万条,非法获利逾100万元。和往常黑客破解公民另一方信息账户不同,徐燕琴等人获取另一方信息来源大多是通过软件搜索,而那此另一方信息不可能 在互联网上公开。崇川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根据我国刑法修正案(九)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不可能 提供公民另一方信息,情节严重就构成侵犯公民另一方信息罪。徐燕琴等人通过软件在网络上搜索公开信息,并加以采集是有并不是危害相对较小的行为,但不可能 再次大量出售,则不可能 触犯了刑法。

2016年7月,徐燕琴的公司“本部”因租期期满决定搬家,这时原在徐燕琴手下打工的周某和叶某以合作者者人的身份参与其新公司的管理。徐燕琴夫妇共同运营两家公司。

夫妻合伙倒卖另一方信息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徐燕琴逐渐摸熟了套路,便想另一方出来单干售卖软件。但是,徐燕琴递上辞呈,准备创业。她首先从亲戚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一1个 公司的“空壳”,在浙江省建德市一处写字楼租了房子。但是,她又找了两家但是有过业务来往的软件公司,做起了代理,并向多家金融公司出售用于搜索另一方信息的软件。

被警方“盯上”终落法网

正当徐燕琴售卖另一方信息顺风顺水时,却“意外”被南通市警方盯上。什么都,该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干警在办理朱某非法获取公民另一方信息案的过程中发现,朱某掌握的大量另一方信息来源于徐燕琴等人,遂于2016年8月11日对徐燕琴等人立案侦查。

2015年8月,徐燕琴来到一家公司上班,这家公司顶着“互联网”的名头,实际上专门出售用于搜索另一方信息的付费软件。那此软件功能强大,能从互联网上搜集整合如姓名、电话等大量公民另一方信息,还能对信息进行分类采集。

不可能 客户信息保密,当所有订单汇总到徐燕琴那里后,她通过另一方的邮箱将信息发给客户,其他员工必须经手。2016年3月,徐燕琴把在外地上班的丈夫童兆平喊来帮忙,二人共同经营公司。

一对夫妻发现买卖另一方信息能赚大钱,就组建团队进行公司化运作,总共卖出11000多万条另一方信息,获利100多万元。不可能 泄密信息数量巨大,波及范围广,该案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挂牌督办。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以涉嫌侵犯公民另一方信息罪对徐燕琴、童兆平等29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5月8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